青梅

决对争锋/明白/ABO 未病1

声喧乱石中:

真人!ABO!Alpha X Beta!注意注意!请当做另一个世界


切勿上升!切勿上升!尤其别让小叔瞅见。


 


“哥哥,你又用我香水了?”


高明举着一件上衣在卧室高声问,没听见回答,往门口看了看,才见着房子的主人站在客厅。


上白抱着他那两周大的小奶猫五月,一手拿着奶瓶,眯着眼笑,在晨光下廓出十分的温柔。高明几步跨过去,抓住他的腰,往肩前看小猫叼奶嘴,一边侧着头在上白耳边道:“哥哥,我刚和你说话呢。”


这么一凑近,他仿佛又闻到了和那件衣服上一模一样的香气,恬淡,总还带着点茶香,但比他在上白那茶杯里尝到的要甜一点。


其实高明清楚这香味和自己的香水味道完全不一样,他就是想多和上白说说话,至少问问这股自己从一见面起就有些着迷的香气是怎么回事。


——一般来讲,Beta不该有这么明显的信息素才对吧。


“你刚说什么?”


“我说,你是不是又用我香水了?和在韩国那会儿一样。”


“都说没有了……这样很痒。我喂猫呢。”


“哥哥别动啊,让我闻闻你撒没撒谎。”


被高明在颈窝里这样蹭,一腔热息全扑在敏感的皮肤上,激得上白颤抖了一下,被箍着腰没法躲,只能拿眼神要他注意点儿。


高明一瞬间从那眼神里看出点顾青裴的影子来。浓密的睫毛眨了眨,嘴角下撇,像是极委屈的模样。


上白受不了这无辜小狗一样的目光,只好沉默地低头看五月。


带黑斑的小肉垫拍了拍他的手指,示意自己喝饱了。上白叹气,把奶瓶放在桌上,道:“我不动了。”


那烫热的气息又贴了上来,在他颈间一呼一吸,形状漂亮的嘴唇在皮肤上无意识地碰到了好几次,上白肩膀都僵了,那股气息才上浮至耳边,年轻的声音低沉地笑着:“原来不一样,好吧,是我错啦。”


上白感觉腰上的力道松懈了,赶紧脱开身,顺便抽走高明手里的衣服,往卧室走。高明没有再拦他,喊了句“我给哥哥做早饭就当赔礼道歉”,便一头扎进厨房。


上白绕过那张临时加塞的床垫,一手抱着不安分爬到他肩头的五月,把自己那件上衣挂回衣柜去。


然而指尖捏在金属衣架上,久久未曾离开。


卧室门没有关,他能听得见厨房叮叮当当,高明一边折腾早餐一边还在哼曲儿,那是一首他不熟的流行歌。


……


自韩国培训回来,高明就以“方便一块儿出活动”为名闯进了他不大的私人领域,光明正大带了乳胶床垫和一大包健身器材宿在他床下地板。


上白原本是想拒绝的,完了看这孩子一摆出狗狗眼,说了句“又没事儿,还省油钱”,心里就纠成一团,左闪右避,犹豫万分,还是最终应了下来。


孙启恒最早听说了这事儿。他一面立刻发了三条语音调侃高明,一面担心地问上白。


“你不是很容易受影响吗,没事儿吧?”


聊天页面的“对方正在输入”状态闪跳了几个来回,最终孙启恒收到一条回复。


“也不是没一起住过,Beta和Alpha能出什么事儿呢?”


……


回想至此,上白放开指间已然发烫的衣架,肩上发紧的力道慢慢松懈。


幸好高明把空调开得很低,冷风从风口呼呼地往单薄晨衣上吹,上白都冻得打了个寒颤,还受虐似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。


——不然就凭他现在仍然飙升的体温,一定会被高明找出破绽。


五月前肢搭在上白肩膀上,拿肉爪拍拍他发烫的脸颊,喵呜了一声,缩成一团窝进手心。


上白手指顺着小猫的脊背,转身从床头柜抽屉里取了个小药瓶,倒出一片干吞入喉。又想了想,还是撕掉了药瓶上的标签。


这就是高明和小岛爱说的“打脸”。突然脑子里冒出了这个不着调的念头,上白苦笑起来,把印着抑制剂几个字儿的标签揉成一团,丢进垃圾桶。


——诚然,他并不是对Alpha毫无招架之力的Omega,但世上也存在着那么一小部分Beta,会像Omega一样,对那样极具进攻性的Alpha信息素产生反应。


生理反应。


“……”


上白垂着头,觉得脑袋还有点晕乎乎的,闭了闭眼,身体都有点左右摇晃。


方才高明毫无预警地环上来,一身并不收敛的信息素霸道招摇地将自己紧紧包围,兼着那点无意识状态下的皮肤接触——


上白摁了摁太阳穴,呼出一口滚烫的气息,暗暗咬牙心急抑制剂怎么还不起作用。


——刚才高明要是再多腻一分钟,保准能发现他亲昵喊着大半年的“哥哥”正在他的臂弯里浑身发热,腿脚发软。


“哥哥嗳,回神!”


上白猛地抬头,看见高明围着美国队长围裙,抱臂靠在门口朝他灿烂地笑。


“可以吃饭啦。”


抱着奶猫的斯文男人慢吞吞应了一声,关了空调带上门,跟在高明身后走回客厅。


高明今天煎的蛋堪称完美,他正想与上白炫耀一番,上白却先开口。


“空调还是别开十八度,你不爱穿上衣睡觉,这样容易着凉。”


“好的。”高明看着上白慢条斯理喝牛奶的动作,心里不自觉就乐了起来,“那哥哥一般开几度?”


“二十八度。”


“二十八度?这能睡得着吗!”


高明瞪大双眼,看上白认真地点头:“昨儿晚上我就觉得有点冷。”


“那哥哥你健完身瘫空调房开几度……”


“二十七度。”


高明捂脸叹息。


“年轻人,要有环保意识呀,”上白见他举动夸张,笑得眉眼弯起,在桌下踢了踢高明的小腿,咽下一口煎蛋,“手艺不错。”


“那是。”被夸了一句,高明便立刻撤了捂脸的手,又面露得意起来,“要不是材料不够——要不这样吧,明儿有宣传,后天,后天早上我给哥哥做高氏豪华班尼迪克蛋。”


上白着实没听懂他说的这个“时髦”词儿是什么,心里想着餐后得拿手机搜一搜,一边笑着答应下来。


然而谁都没想到,这么一个小小的允约迟迟没能实现。


 


第一次开真人车还有点紧张,下章醉酒车。


如果没人看这文的话就假装无事发生……有人的话能在评论区告诉我一声儿吗?